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图库论坛 > 苦荣 >

长篇悲情小说《苦姐泪》节选:天花

归档日期:05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苦荣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常言说,婴儿哇哇坠地时瞬间的啼哭就是一种痛苦的呐喊,说明了出生后的人生之苦。苦啊!苦啊!人生苦啊…….. 啼哭的体验除了贫穷之外,更多的是人生需要勇于面对和克服各种灾难。自然灾害,战争,各种疾病,其它未知的意外事故,所有这些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人变成残疾,甚至夺取看似宝贵的生命。但在所有的灾难中,人类最常见的,当然也是所有生物体必须要面对的,那就是生物基因病变所带来的威胁生命体的疾病。从出生到死亡的生命历程中,无能贫穷还是富贵,无论帝王还是将相,谁都无法回避的疾病之灾,常会如影随形。而无论是谁,想要饱尝人间美味,想要畅想人生理想,需要迈过的鸿沟那就是时刻准备着与不期而致的病苦作斗争,而每一次的胜利都可能会迎来生物基因更加健康有序的运营。

  苦妹的人生也不例外,与多数人一样从生命的起点开始品尝着疾病将会带来的苦难。

  偶尔的感冒,偶尔的发热,这已经是常事,对于高温发热,传统的热毛巾擦身,这种当下依然流行的物理降温手法足可以应付。而对于瘟疫等重流感病毒那只能尽人事看天意了。

  百日过后,因为穷困的原因,导致哑巴妈妈的饮食并不是太好,因而哑巴妈妈的奶水并不足以供应苦妹的正常饮食,慢慢地只能改喂食只能见到人影并看到碗底的稀饭了,可以想到婴儿期苦妹的生活全貌。这或许是此时民国社会的缩影之一,社会动乱,民不聊生,能活命就已经是造化了。皮包骨头的苦妹已经成了此时经济贫穷和社会动乱的见证。没被饿死,在生物体成长中,经过多次与感冒发热和拉肚子的常见病症的斗争中,强大的生命生物基因貌似赢得了初步胜利。

  自从生了苦妹后的几年,哑巴婆娘的肚皮并未再次见大,郝运来幸得一妻,如今又幸得一女,虽感美中似乎尚有不足,但是退想一步,自己归根到底还是捡了个大便宜,因为生活并没让他走向绝境。

  如今这屋子里也算是一家老小三代齐聚,大街上跟来的媳妇,为哑巴婆娘接生而留下的干妈,正蹒跚迈步和牙牙学语的闺女。郝运来自己忙时干点农活,闲时做点短工养家贴补。一家人生活虽艰苦点,但苦妹郝转晴的成长历程似乎为郝运来的家庭生活带来了诸多乐趣。

  一日早晨,王婶也就是如今郝运来的干娘突然在屋里惊叫:怎么啦?这身上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?

  原来干娘在帮小苦妹郝转晴穿衣时,发现小孩不时地在身上抓扰,扯开衣服仔细察看,孩子的身上七零八落地冒着一个个红点斑,说不清楚是什么,这可吓坏了落地就伴着一起生活三年算是干奶奶的王婶了。

  哑巴婆娘冲了过来,急切地拉过来她的心肝小苦妹,掀开衣服,全身上下看了个遍,不放心似的像转磨盘一样,把小苦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体检查后,又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圈,身上的确起了不少红点斑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?郝运来的面色也略显紧张,一种不祥的预感突涉心头,不会是,不会是…….欲言又止,他怕吓坏大家,并未说出。

  室内一片安静,时间仿佛停滞,寂静地让人窒息,大家相互对视,似乎谁都不敢吭声,面色紧张。

  天花!郝运来终于打破了死寂的宁静,内心害怕的颤抖,但依然肯定地说道,不是的!不会的!

  要知道天花可是不容小觑的,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,虽然迈入现代社会似乎已经被人类消灭,但是这在过去的长时间内,天花病毒成了人类闻名色变的恶魔,曾经夺走了千千万万的人性命,过去被认为是人类种族灭绝的隐性杀手。天花的潜伏期平均为十二天,伴随着高烧、疲累、头疼及背痛的特征。2-3天后,会有典型的天花红疹明显地分布在脸部、手臂和腿部。在发疹的初期,还会有淡红色的块状面积伴随疹子而出现,病灶在几天之后开始化脓,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这种病死亡率极高。

  众人一路奔跑到镇上,皆气喘吁吁,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医馆,先生却因临时有事情而人不在。

  请您救救我女儿!说完砰地跪倒在地,我就这么个娃了!我们全家的希望就拜托您了!

  快起身!快起身…….先生急忙扶起眼前看似年岁不大但是满年憔悴的郝运来,安慰道,使不得!使不得啦!快快请起,我尽力而为……

  先生仔细检查了一番,唉声叹气地摇着头,想说什么,又没有说,又确认检查了一番 ,接着又是摇头。

  啊!啊……哑巴婆娘似乎明白了什么,砰地跪下,泪眼朦胧地嗷嗷地恳求着先生,双手拽着先生的双腿。

  人在绝望时往往会选择跪拜,或跪天,或跪地,而跪人,这也许是最隆重的礼节了,而跪求实属逼不得以而为之。

  看症状像是天花!先生实在是被逼急了,这种病,老朽怕是治不好!请你们就不要为难老朽了…….

  老朽不是不想医治,实在是没有办法!既然这样,我只能尽力为之了!先生无奈地说道,我抓点药给你,也只能试一试了!

  郝运来接过药包,听完先生的嘱咐后,准备付钱,先生忙挡住道:这钱就不用付了!对于小女的病,我并无把握,只是你们再三恳求,我实在是难以推却!如若医好,再来付款不迟!先生说完,叹息着掉头忙活去了。

  谢过先生,离开医馆,从镇上归来,郝运来一行仿佛见到了些许曙光。众人心里虽难过 ,但毕竟带了药回来,有时事情虽没有那么糟糕,但也见不得会有多好,但大凡有一点希望,总得要去试一试,也许真的会转机再现,所以人们多数乐意把曙光放大,往往会把事情想得过好......

  编辑/运营:励志赏阅(欢迎关注陈红军连载长篇悲情小说苦姐泪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链接:http://kempsteruk.com/kurong/1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