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图库论坛 > 季忠平 >

【小说】如果云知道

归档日期:08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季忠平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故事发生在二十几年前,一个苏北农村,那个年代,女孩子上学普遍较迟,小学毕业差不多都十四五岁。

  梦和云是发小,也是小学同学,梦在小学六年级时,被她妈在课堂上叫回家,说是相亲。

  至于是不是相亲,相亲的结果如何,就不得而知了,反正从那后,她再也没上过学。

  后来云知道,梦的父亲得了重病,她还有个弟弟要上学,要照顾,她妈妈只能让她停学回家,再后来,梦去了,她外婆的亲戚家开的工厂上班,一个校办服装厂。

  几年后的一天,突然,梦在云上中学的学校草场上,找她,说她要去外地,她妈妈让她嫁人,她不想这么早嫁人,更何况那个人,她一点也不喜欢,她说,她喜欢上了一个小学老师,可她觉得她配不上,她要去大城市闯闯,走之前,她谁也没讲,只来找云,其实梦是舍不得她父母,尽管,她妈她结婚,梦,想以后她去了城市,能和云保持联系,梦知道,她偷偷走后,她父母一定来找云,梦只让云告诉父母她是安全的,另外她也想随时了解亲人的情况。

  云:不去那么远不行吗?你一个女孩子,又没学历,去大城市,能找到工作吗?”

  梦:你就别担心我了,出去,笫一是为了逃婚,第二想见见世面,躲过这段时间,混不了再回来,到那时,妈妈也许就改变主意了,你好好上学,我是没这个机会了。

  梦走的第二天,她的父母就来找云,云编了个谎,骗她父母,说梦有可能出去玩玩就回来了,不要操心梦。

  一个星期后,梦给云寄来了第一封信,说她找到了事做,一个饭店做服务员,问了她家里的情况,告诉云,如果她父母再来找她,就说她在上海上班了,放了长假就回去看他们,但不能告诉父母确切的地址。

  云回信,她父母一切都好,当初的那门亲事也黄了,男方不知听谁说,说梦跟人私奔了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,云要备战高考,每天忙的头昏脑涨,梦也才在上海落脚,饭店的工作本来就辛苦,日子都在忙中度过。

  因为高考失利,云没有上大学,梦还没有假期,两个花一样的女孩,在来往的信中互相安慰,互相鼓励,云在那段时间,诉说着上学的失利,高考后的失落,梦在诉说着上班的艰辛,和人情的淡泊,残酷的现实,梦让云复读,再考,云让梦坚持,如果她不复读,就去找她。而梦却坚持,无论不如何,都不要来找她。

  暑假一过,云沒有选择复读,也没有选择去找云,而是在家乡的镇,云的父亲帮她找了份工作。

  云是个乖巧,略内向的姑娘,她家人也不同意她走多远,怕她吃亏受欺负,她也就听从了家里的安排。

  云和梦一直保持联系,最多的还是写信,偶尔通个电话,那时候小镇只有固定电话,打个电话还要去邮局,正值年华的少女,聊的最多还是萌动的心,遇到萌动的少年。

  这时候,云才慢慢完整知道,梦初恋着的那个小学老师,梦告诉云,从她十六岁回家,呆了差不多大半年在家务农,然后,去了亲戚家在另一个镇上,开的校办服装厂上班,上班的第一天,也是那个小学老师上班的第一天,两个人都不认识那个学校,问路问到一起,原来他们要去同一地方。

  老师知道梦读书少,又爱读书,经常带书给梦看,两个人在学校的同一食堂吃饭,又是那样的开头,自然就走的近些。

  老师比梦大好几岁,一直把梦当妹妹看,梦也从未说破,直到老师结婚,就在她走的哪一天。

  这一年,春节,梦回来了,梦的父母见她好好回家过年,也没说什么,梦约了云在小时候常背书的河堤上见。

  云:你也不赖!如果不是家里人不让你念,你学习比我好,说不定就你能考上大学。

  梦:这大半年,没睡过一天好觉,饭店的工作,不是一般的辛苦,十几个人睡一间宿舍,上海人特看不起外地人,你又何苦呢?靠着爸妈多好,那时候,我没办法,你又何苦来着!”

  春节,梦去外婆家拜年,在镇上却意外碰到了田老师,田老师告诉她,他最终妥协他父母的原因是母亲以死相逼,但他几个月后又离婚了,本来就不是相爱的两个人,田老师又极少回县城,他在一次突然回家,撞见了她老婆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他家的床上。

  回了上海,梦在挣扎中,纠结中度过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多少日日夜夜,终于,梦把一切,爱恋,想念,附注于一纸情书,寄到了田老师的手中。

  读完梦的信,田老师惊了,他不知道一个小姑娘暗恋他这么久,不露痕迹,梦在信中,告诉他,笫一次他问路,穿的什么上衣,什么颜色的裤子,拎的什么行衣包,穿的什么鞋子,一起在大食堂,他最喜欢吃的菜,他借书给梦看,不经意在书中的注释,遗落书中有字的书签,,,,,梦都记得,还都保存在梦那。那一刻,田老师感动了,也心动了,书信来往中他们相恋了。

  同所有相恋的恋人一样,他们甜蜜,他们相思,每到假期,田老师一刻不停,就去上海看梦。

  一天,云被门卫通知有人找,云去一看,一个比她大不少的,她不识的男人找她。

  云?不认识我没关系,认识梦就行。噢,你是田老师?梦的……?对,我就是那个小学老师,非常冒味,找你,梦跟我说过你,如果方便,能否帮帮我?你说,什么事?如果我能帮。我想去梦的家看看,你是她信任的人,梦不让我去,我想去,只能找你了。”

  云去请了假,陪着田老师来到了梦的家,梦的父亲多年瘫患在床,弟弟上学不在家,梦的母亲因长年照顾瘫患的老伴,也落下不少毛病,比一般人苍老,云只说带了个朋友看看他们。

  云,梦有你做朋友挺好,我家梦被我们拖累了,一大家全指望着梦呢!”梦的妈一边叨叨一边掉眼泪。临走,田老师留了点钱。

  从梦的家出来,田老师好久不说话,云知道,那样的场景,谁见了都难过,田老师在心疼梦呢。

  快到村口,田老师长长叹了口气。这些年,梦太不容易了,怪不得,她在上海打几份工,什么都舍不得买,为什么她不让我来她家了,她不想我有压力,她是个自尊的姑娘,你不要告诉她,我来过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以后我和梦一些扛,谢谢你!梦还有你这个朋友。你别这么说,只要你们好好的,梦太苦了,好好待她。”

  田老师和梦好的消息,传到了田老师家的县城,田老师的母亲,把她儿子的离婚全归罪于梦的身上,说是梦的勾引,他的儿子才不回家,放了狠话,死也不同意,并把田老师重新调回了县城。还把梦的信统统烧了,无论是梦寄到学校的,还是寄田老师家里。

  爱情的力量是奇妙的,越是这样,他们越分不开,梦把给田老师的信寄到云这,田老师每个星期过来取,每次田老师来,都约在同一小饭馆,点同样的菜,一来二往,田老师和云就熟悉了,他们除了聊梦,也聊梦以外的话题。

  田老师讲他的好学生,也讲他的调皮学生,云会讲他们车间,哪个姑娘最漂亮,哪个小伙最帅……,每次他们都有新的话题聊,他们发现,原来,他们很聊的来,他们在一起很轻松。他们好象都期待云来信的日子。

  不知从何时起,梦的信越来越少,无论是给云的还是给田老师的。云打电话问,梦总是推脱说忙,天天忙。以前也忙呀,不对呀,云自己嘀咕。

  你多久没去上海看云了,有点不对,直觉。″我也觉得不对,以前放假去上海,她总是欣喜若狂,每次去都不让我走,现在,我要去,她总说她忙,没空陪我,好不容易去了,发现她心不在我身上,总推我走!

  饭店的人告诉他们,梦早不在这干了,一个同她关系不错小姐妹告诉云,说梦做了什么按摩女郎,又说好象被包养了,并给了一个她不太确定的地址,让他们去那边找找。

  田老师呆了,不可能,怎么会,上两个月我看她,她还好好的,怎么会是那样。″田老师,先去找找,也许他们搞错了?

  跌跌撞撞,找到了那个地方,一问,一说梦,都认识,漂亮,能干,手艺还好,可前两天辞职了,啊,这么巧,求求你们,有她的联系方式吗?或者知道梦住哪?我们从她老家,有急事找她,,帮帮忙!你们没她的电话?没,通电话都用的是公用电话,她走了,留的电话应该也用不了了,以前来,都是她接我,她也没带我去过她的住处,说集体宿舍,不方便!田老师呆呆地,自言自语。你们等等吧,今天她好象要来拿东西。谢谢!谢谢!

  一早出来,没吃没喝,云去买了点吃的喝的。田老师,你吃吧,求求你了。”云劝道,田老师只呆呆在盯着门口,一言不发,魂不守舍。

  怎么来了?你告诉我,倒底发生了什么?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?田老师再也冷静不了,抓着梦的胳膊,愤怨的吼着。这里不方便,云,走,带着他走。”

  云和田老师都目瞪可呆,云说:你们好好谈,我看看房子。云,不用,就在这。梦拦着。

  你们也看到了,对,我就是被包养了,我就是人们说的那样,现在我终于解脱了,不用再编谎了。”梦点了一根烟。

  解脱了?你解脱了,我呢?以前的那些都是假的?那么难都过来了,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同你一起承担?田老师无奈,继续吼着。

  以前的是真的,现在也是真的,一起承担?你们知道这几年来,我都他妈怎么过的,第一年,十几二十个人一间宿舍,上侧所,排队,洗澡排队,第一年,因为心里的那个梦撑着,第二年就撑不住了,一个月的工资用不到下个月,爸爸吃药要钱,弟弟上学要钱,妈妈病了要钱……我每天一睁开眼就只有钱。梦己泣不成声,她攒了几年的泪水,仿佛这一刻都要涌出。

  我们回家,我们一起,好吗?这么些年我知道你太苦了。你不还有我吗?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为什么不说?田老师只能干着急。

  回家?我那个家?告诉你?有用么?有事千里之外,你能飞来么?我家的事,我回家就行么?你妈能待见我么?我们是没有未来的,我不想拖累你,你懂吗?梦己语无伦次。

  你们俩歇一歇,冷静冷静行么?梦,你好好说,我俩聊!云不知道事情怎么变这样了。

  梦,你这房子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云,一年多了,我一直在骗你们,我没办法,我真撑不了了,他是我在按摩会所认识的,他有家,我知道,我可耻,我也知道他给不了我什么,你知道,我没文化,本想学一技之长,回老家开个小店,,,,,,可,。。云,我己回不去了,一年多了,我己经过惯了这样的生活,我再也不想过每天睁眼就想钱的生活,他对我很好,除了婚姻,他什么都可以给。

  走一步,是一步吧,我己没精力想了,你好好劝劝他。你们走吧!我是个坏女人,贱女人,现在晓得了。

  而田老师,每个星期还是来找云,还是到那个小饭店,点同样的菜,田老师有时候喝的烂醉,有时候边喝边哭,云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做不了,只是陪着。

  有一阵子,田老师几个星期没来,云担心着他怎么了,那种担心,比见他边喝边哭还难受。

  好久不见,云是这样想的。我要去山区支教一年,临走,见见你,这么些日孑,谢谢了!”田老师依旧笑着说。

  支教的日子是清苦的,山里的生活是单调的,每天和山里孩子,山里的村民打交道,田老师的心渐渐平静下来,只是每到一个星期,总会隐约记起一个人,梦?云?

  田老师走了,云,还是每天上班,下班,只是总有意无意去传达室问,今天有没有她的信,路过那个小饭馆,总想进去做会儿,有时也会点上同样的菜,只是剩下她一个人吃。

  一个月,二个月……田老师越来越觉得,这一天天那么长,那个人越来越清晰,是云,那个每个星期陪他谈天说地的人,那个陪他笑陪他哭,安慰他的人。

  那梦呢?渐渐模糊,他也不明白,是因为梦,他才来到这,他在反思,他在纠结,以致于,心越来越不在焉,心越漂越远。

  田老师,最近你是怎么了?做饭忘了放水,做菜忘了放盐,上课总拿错课本?同事吴早就发现他不对了。

  可能没睡好。”没睡好?三天两天没睡好?你是生病了,心病!来,说出来,哥们帮你分晰分晰。

  我就搞不明白,为什么是云,不是梦?难道,我一直心痛的爱情,从来就没存在过?

  可能是,你想呀,突然有个姑娘对你暗恋好多年,开始你不知道,后来知道了,你的心一子就沉醉了,沉醉于梦对你的崇拜,梦的家又是那样,你是个男人,你觉得这女人不容易,你同情了,开始,你是欣赏的,一个女人扛起一个家,你们都是对方最需要时,彼此递来的最后一根稻草。你们只是隔着距离欣赏。云就不一样了,你们实实在在亨受每个在一起的时光,抓的住,够的着,你和云不认识吧?就算因为梦认识,那为什么就那么投缘呢?为什么一见就如故?哥们,对不?

  田老师一刻也不想担阁,什么也没收拾,就想回哪个魂牵梦引的小镇,哪个每次去只点同样菜的小饭馆。

  出门撞到了吴。田老师,这急急忙忙的,去哪?”回家!这天也不早了,哪有班车回去,明儿早上,我们一起走!我一刻也不想等,晚上没班车,先到镇上,到公路等,看有没有老乡去镇上,搭个车。也好,省的明儿起早,等我一下,我们一起走。

  到了镇上,天还没黑,赶上了去田老师县城家的最后一班车。一路上,田老师又仔细同吴讲了云的一切。

  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,最后一班车太晚,半路上又下起了雷阵雨,他们出了车祸。

  吴只受了皮外伤,而田老师却伤得太重,他跟吴说,不要跟云说出实情,如果他能挺过来,他自己跟云说。

  但吴实在不忍心,还是在田老师的电话本里找到云的电话,只告诉云,田老师伤的重,希望她能来看看田老师。

  云,赶到了县城医院,她没想到,半年前还在小饭馆跟他又哭又笑的田老师,再见会是这样。

  云思来想去,还是告诉了梦,云不知道田老师这次是为了她,她不想,他们有遗撼。

  梦再也不知道,再次相见,也许是永远,她的田老师说过跟她一起承担,如果梦知道是这样,她当初就应该跟他一起回来,她就不会让她的初恋,心痛一秒,哭醒一秒。。

  如果云知道,云就是田老师朝思暮想的人,如果云知道,她喜欢上了田老师,就不会让田老师去山区支教,就不会慢慢长夜自己熬,也不会让她的爱无处投递,田老师就不会躺在这,如果云知道……

  主办单位:杭州蓝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中国风蓝墨轩文学会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链接:http://kempsteruk.com/jizhongping/6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