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图库论坛 > 季忠平 >

53岁陈慧娴近照与林忆莲从学校斗到乐坛和歌神的感情超越爱情

归档日期:05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季忠平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八十年代的香港流行乐坛,可以说是百花齐放、巨星云集,林子祥、陈百强、谭咏麟、张国荣等乐坛巨星,为歌迷奉献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,其中谭咏麟与张国荣的激烈角逐至今还被歌迷们津津乐道。然而在女歌手中,梅艳芳却牢牢地占据着乐坛一姐的头把交椅,独领风骚多年,但是她也悄然的受到了其他女歌手的冲击,其中陈慧娴对梅艳芳的挑战最引人瞩目。

  如果说梅艳芳是永远的女王,那么陈慧娴就是永远的公主。她从小到大无疑是骄傲的,样子美,学习好,才艺多,在学校时期就是众人的焦点。1984年,19岁的陈慧娴被唱片公司选中和陈乐敏、黎芷珊一起发行了合辑《少女杂志》,成为了一名歌手,之后一曲《逝去的诺言》风靡香江,让她脱颖而出。

  1985年,陈慧娴签约宝丽金,同年她与张学友共同主演了爱情片《痴心的我》,这是她出演的首部电影。随后,她发行了粤语专辑《反叛》,这是陈慧娴第一次转型,很是成功,主打抒情慢歌的她以快歌再次令人听众耳目一新。

  早期的陈慧娴似乎在不停的和其他女歌手进行角逐,她第一个对手则是同班同学林忆莲,据说两人在读书时期就已经比斗成绩了,不过无论是学业成绩还是校内的歌唱比赛,都是陈慧娴略胜一筹。但是进入到歌坛,陈慧娴则没了优势。

  1986年,陈慧娴演唱了一首《Love Me Once Again》,本想着借林忆莲电台DJ的身份帮自己打歌卖唱片,但后来却发现林忆莲自己也发行唱片做歌手了,不过当时陈慧娴在人气上甩林忆莲一大截,所以她也并未在意。然而当陈慧娴听到林忆莲演唱的《长街的一角》时,她显然还是略有不快的,因为这首歌和她的歌曲都是改编自同一首歌,这两首歌的较量也是不分胜负。

  然而在次年,林忆莲因唱《灰色》而爆红,逆袭陈慧娴,其实《灰色》这首歌最早是唱片公司选给陈慧娴的,但她听完并不喜欢,所以才成就了林忆莲。林忆莲凭借此歌销量、口碑双赢,这次更是给陈慧娴种下了心结,是二人难分难解的一大原因。

  之后的30多年,陈慧娴和林忆莲几乎都在明争暗斗,就连开演唱会的场次上都互相追赶,甚至有媒体过分解读两人的关系,一度拿两人的感情生活进行比较。不过陈慧娴曾在早前谈及和林忆莲的争斗时,她表示:“其实我们市场很不同,不过80年代没有太多年轻女歌手,我跟林忆莲同是学院派,年纪差不多,又是中学同学,很自认会被媒体比较。但其实在音乐品种上,我们的作品很不同,她唱的音乐种类不会是我的,而我唱的又不是她唱的那种。所以,我真的不觉得我们是在斗,因为大家是不同市场。”不过陈慧娴也表示她和林忆莲一直都不怎么联系。

  2016年陈慧娴在香港开演唱会时,有媒体报道,当时的林忆莲非常关心陈慧娴何时开唱,一知道陈慧娴拿到红馆3月初的档期,就即刻确定3月底开唱,原本陈慧娴开3场,林忆莲就坚持开够4场,在场数上赢陈慧娴,不过,陈慧娴其后又宣布加场,一共开四场,在场数上又跟老对头打成平手。这对于歌迷来说,其实是一件好事,仿佛又回到了香港乐坛的鼎盛时代。

  陈慧娴从出道到大红大紫,仅仅是用了4年时间。1988年,她推出了个人大碟《娴情》,这张专辑中,陈慧娴以感性淑女形象示人,唱片一经销售就抢售一空,当年创下了十余万张的个人最佳销售记录。其中《傻女》一曲更是脍炙人口,唱得街知巷闻,成为陈慧娴经典中的经典,当时《傻女》MTV的拍摄还找来了当时还是无名小卒的郭富城来扮演痴心情侣,视听效果非常好。

  然而在1989年,陈慧娴在当红之时决定赴美留学,这也一时间让人猜测纷纷,有人说她是任性耍酷,也有人说她急流勇退,更有甚者说她不忍娱乐圈中的各种潜规则所以才决定离开。而至于真正的原因,多年以后陈慧娴在某节目中表示,父命难为,父亲一直反对她进入娱乐圈,想让她好好读书,所以在签约时就决定要留学进修的。而在国外留学几年的体验也是让陈慧娴过的轻松愉快、自由自在,在回国以后的工作安排中都刻意放慢脚步,不让自己过得疲惫紧张。

  当年在临行之前,宝丽金为她量身制作了暂别歌坛的专辑《永远是你的朋友》,这张专辑是陈慧娴的经典之作,也是她的歌唱事业达到了一个辉煌的巅峰,其中一首改编自日本超级巨星近藤真彦的作品,由林振强重新填词的《千千阙歌》,更是成为经典中的经典。

  这一年,陈慧娴的《千千阙歌》与梅艳芳的《夕阳之歌》不期而遇,两位炙手可热的歌手都不约而同的选中了近藤真彦的作品,这是一种不谋而合,也可以说是一种命中注定。

  梅艳芳与近藤真彦曾经有过一段异国情缘,所以她唱近藤真彦的歌,自然百感交集,而《夕阳之歌》在她的演绎下非常传神,道尽末世那份无奈和沧桑。这首歌一问世便广为传唱,红遍香江。

  不过《夕阳之歌》的势头并没有持续多久,在梅艳芳的专辑推出不久,陈慧娴的《千千阙歌》就出来了,相比于《夕阳之歌》叹人生的旋律,《千千阙歌》则选择了“伤离别”,歌词中包含的离别与相聚,对大部分听众来说极易产生共鸣,因此这首歌更火,火的时间也是更长。

  这两首歌在当年都入围了“十大中文金曲颁奖礼”,在诸多金曲中,“千夕之争”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焦点,而在香港无线电视举行的“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”上,两人的“千夕之争”达到了高潮,但是梅艳芳作为无线一手力捧的乐坛一姐,结果自然可想而知。

  当梅艳芳的《夕阳之歌》捧得年度金曲金奖时,一度引得陈慧娴的歌迷现场嘘声一片,而全场最具分量、也是最受瞩目的“最后欢迎女歌星”也是落入梅艳芳的口袋,这让双方歌迷对峙情绪达到了高潮。而失落的陈慧娴则没能忍住眼泪,也没有按捺住心中的不满情绪,颁奖礼还未结束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之后,陈慧娴连开6唱《几时再见演唱会》,场场爆满,每到这首伤感离情的《千千阙歌》时,她都会泪洒现场。而此时的梅艳芳则是连开30场告别演唱会之后,宣布不再接受竞争性的音乐奖项。至此,轰轰烈烈的“千夕之争”才落下了帷幕。但关于两首歌的争论好像就从来没有终止过。不过时至今日,《千千阙歌》依然在传唱。

  1990年,陈慧娴离开歌坛,赴美留学。期间她推出了粤语专辑《归来吧》,发行后取得了四百斤的销量,其中主打歌《飘雪》更是被中国内地歌迷所熟知。

  1995年,陈慧娴毕业后回归乐坛,不过此时的乐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在她离开的5年里,林忆莲、王菲、郑秀文等新声音、新风格相继更跌,观众的口味也在不停的改变,陈慧娴回国后起起落落复出过几次,甚至换过经纪公司,也没有多大起色。

 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,陈慧娴的心态是越来越成熟了,她不再去担心音乐之外的事情了,只想一心把歌唱好。

  事业上经历过起起伏伏,而感情上也不是那么顺利,陈慧娴经历过三段感情,最终却都以分手告终了。早年期间,陈慧娴与宝丽金唱片监制区丁玉相恋,不过在1990年时,两人的感情就开始变淡了,之后,陈慧娴主动提出分手。陈慧娴第二个男友则是美术及形象设计师张卓文,因参与陈慧娴唱片设计工作而与她认识并称为情侣,但最后也是无疾而终了。

  第二段恋情的结束也一度让陈慧娴换上了焦虑症,而陈慧娴在求医时遇到了医生谢国麟,两人是中学同学,再次重逢让两人也是迅速的坠入了爱河。陈慧娴曾在演唱会上向谢国麟发表爱的宣言,很多人都以为两人会结婚,但没想到的是,之后就传出谢国麟“不忠”事件,这让陈慧娴伤心欲绝,最终宣布分手。至此之后,陈慧娴再也没有传出过恋情。

  其实在陈慧娴的一生中,还有一个男人不得不提,那就是张学友。两人同一时间进入乐坛,同属于宝丽金。在80年代陈慧娴要比张学友红,在张学友事业最低潮时,陈慧娴曾帮助张学友合唱歌曲《一对寂寞的心》以助他渡过难关。而在陈慧娴复出歌坛后,张学友也为帮助陈慧娴重新打开市场,两人合唱了多首歌曲。在患焦虑症期间陈慧娴也是得到了张学友的支持,所以两人的关系是非常好的。而陈慧娴也被认为是张学友在香港歌坛的红颜知己。

  1995年,陈慧娴完成美国学业,张学友远赴美国参加了她的毕业典礼。而张学友的生日聚会,陈慧娴也是带上祝福前去庆祝。

  2014年,陈慧娴的演唱会上,张学友神秘出现助阵,两人不但重现经典合唱,更是上演了震撼歌迷的“世纪之吻”,可以说他们两人之间的友谊是超越了爱情的,这也让很多网友表示,要是没有罗美薇,他们两在一起最合适。

  陈慧娴也曾表示:“我和张学友确实是那种能聊心事的好朋友,因为大家年纪相仿,容易沟通,友情也会更深厚一点。他很gentleman,我很lady。”

  如今53岁的陈慧娴虽然不再年轻,但是在她身上仍存着一丝少女气息,而她也和娱乐圈中浮华喧嚣的生活所不同,安分、低调,比普通人更甚。工作之余她就待在家里,看书‘做运动,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宅女。对于“剩女”的称号,她也毫不避讳,她说自己是“盛女,盛放的花朵“。

  很多人都说若是陈慧娴不去美国留学,那么她在香港乐坛的地位会更上一层楼,然而陈慧娴却从来不觉得后悔,这是她人生中的另一种体验,她也只是想做一个努力把歌唱好的”普通人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kempsteruk.com/jizhongping/1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