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图库论坛 > 胡瑶 >

长沙90后在美国是怎么过的?异国求学故事(组图)

归档日期:06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胡瑶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李超颖,覃冰洁,李汪洋,胡瑶四位回长过寒假胡留学生及其家人一起聚餐。 记者 刘桂林 摄

  2010年1月6日美国国际教育协会(IIE)公布的最新统计结果显示,2008至2009学年,中国在美高等教育阶段留学生人数达到9.8万余人,较上一年度增长两成多。

  据湖南在线日报道又到一年寒假时,部分异域寻梦的“90后”回国过寒假了。近日,记者采访了几位在美国求学的90后,他们并不像印象中老牌留学生出口就带“洋文”,因为他们经常跟家里人视频聊天,长沙话一点没丢。他们并不是想象中的“富二代”,并没有在美国奢侈消费、疯玩,他们为了省钱会自己做饭、淘打折的服饰、舍不得买门票看一场NBA。他们知道要努力学习才能对得住相对国内大学而言更昂贵的学费。

  “去的时候满眼泪水,回来的时候满脸阳光。”胡瑶的家长如此介绍,2008年8月,18岁的胡瑶是机场一群即将赴美留学的孩子中哭的最凶的。今年1月份,胡瑶、李汪洋、李超颖、覃冰洁4人一起飞跃重洋回家过年,在家长们的眼里,他们成长了很多。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们都经历了些什么?

  胡瑶是在佛罗里达读高中,住在当地人家里,他们把这称作“住家”。胡瑶的“住家”非常热情,“第一天就把自己的邻居、好朋友、家人邀请到家里,特别介绍我给他们认识。”尽管如此,她还是经常晚上跟家里人视频时哭着要回去,“刚去一个月,觉得很辛苦,很想念爸妈。太不习惯了,那时候英语又听不太懂,又没有朋友,非常的孤独。直到过了一两个月,才慢慢变好。”

  问到现在有没有变坚强,胡瑶立马笑着说,“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坚强的,后来就很少哭了。我如果哭一次,那绝对是积压了很久了!”他们这几个留学生,都说在国外跟家人联系报喜不报忧,尽管难免会有被欺负的时候。

  刚去的时候,很多生活习惯他们无法适应,尤其是文化上的差异很难融合。覃冰洁的第一个“住家”,两人工作都不规律,根本不会跟她交流,“他们家房子很小,但是居然喂了6条狗,2只大鹦鹉,还有五六只小鸟。最受不了的是邻居,他家里面都是二战的一些有关法西斯的黑白图片。”

  覃冰洁申请换了“住家”,第二个“住家”是两位六七十岁的老人,常常体贴得让她感动不已,“有时候,早上起床,去卫生间就会看见有一杯橙汁放在路过的桌子上,下面放着一张便条:早上好。他们考虑到我如果坐校车去上学就必须5点多起床,为了让我多睡会,就每天7点多自己开车送我去上学。这样的关心让我一天的心情都会很轻松很好。”

  他们大都称呼自己的“住家”为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,“因为名字有点难记,再加上他们对我们很好,就像第二对父母一样。”高中寄宿家庭的生活,让他们迅速地适应了当地的生活习惯,渐渐能够融入他们的文化。

  李汪洋、吕昊霖、胡瑶、覃冰洁还有另外一个同批留学生,他们读完高中后一起通过留学服务机构到东洛杉矶大学就读,便一起合租房子。两室一厅,男孩一间,女孩一间。他们一般都自己买菜回家做饭,两人一组排好“值日表”,做饭、洗碗,轮流来。

  胡瑶是他们中间学做菜学得最快的,经常上网找食谱,然后照着做。他们还约好,今年暑假如果回国,就聚在一起搞一次厨艺大PK,请爸爸妈妈们做评审。

  他们的值班表只排到“星期五”,李汪洋解释说“美国人很重视周末的时间,周末就家庭聚会,并且在公园聚会。美国的公园,小的话就像一个小型足球场,大的就跟烈士公园一般大。”他们周末也会“入乡随俗”地去公园聚会,胡瑶19岁生日和覃冰洁17岁生日的聚会都是在楼下的公园里举行的。

  本报曾报道过长沙伢子罗茂求学美国,意外成为好莱坞3D动漫大师哈九军徒弟的奇遇,罗茂也是跟李汪洋他们一批出国,同样也是就读于东洛杉矶大学。近日记者又获悉,哈九军把自己珍藏的十一弦吉他(魔琴)交给罗茂,并评价他将有望成为一位魔琴演奏大师。

  记者视频采访了远在美国的罗茂,他告诉记者,哈九军一共收了两名徒弟,都是面对面教授,除了电玩、电影角色模型制造,3D电脑电影特效等专业课程,还教他们油画、古典吉他、甚至建筑设计与施工。

  记者还从哈九军先生发过来的成绩单中看到,罗茂这一学期的学习成绩是3.7分(满分4分)。这些接二连三传来的喜讯让罗茂家人感到非常欣慰。

  罗茂的父亲罗奇向记者展示了好莱坞3D电影动画导演杰妮弗发来的信函,函中提到,哈九军在指导罗茂三维电影动漫期间,发现他在音乐领域的天分和智慧,特意把自己珍藏的魔琴传给了罗茂。上个世纪哈九军为了演奏巴哈的恰空舞曲,特别请美国手工制琴大师盖博亲手制成这把魔琴。

  覃冰洁:出国前,感觉自己读书读得很反感,压力大。到了美国后,觉得学习是生活的一部分,知道了不能为了学习而学习,一定要学会思考。看事情也比以前客观了,学会不用自己的眼光看问题,一定要超脱出来,用整体思维、旁观者的眼光看问题。

  胡瑶:假如我没去美国,在国内读大学,可能就会跟我的很多朋友一样,整天逃课、上网、睡觉,到了考试就舞弊。但是在美国,因为环境,自己就会要求读书,而不是混日子。因为想着我父母一年花了那么多的钱,不能白花。而且在美国大学,自己必须得努力,不努力就拿不到想要的分数。

  李汪洋:差生和优生的评判标准也不同,在美国是说对学习的态度差还是优。在美国,从你进学校开始,就开始算分数。像国内,好成绩可以靠小聪明来得到,可以靠老师猜题来得到,可以投机取巧得到,因为最后的考试很重要,但是美国,你把每一堂课上好,作业也做好了,你就不用担心成绩不好了,最后一堂考试也不重要了。

  覃冰洁:我觉得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太少了,这点让我很惊讶。有次我“住家”的孩子回来了,就问我“你们中国有电视没?黑白的还是彩色的?”一句话摁得我做不得声。

  李汪洋:在美国你只要踏上人行横道一步,车就会乖乖停在旁边,等你走完了,车才会接着走自己的路。而且他们一般都在离人行道一到两米之外就停好。

  覃冰洁:美国的家庭观念很浓,这点让我感触很深。在中国,爸爸会跟爸爸的朋友玩,妈妈和孩子也是。但是美国不同,在周末的时候,都是一家人一起去玩。(编辑李兰香)

本文链接:http://kempsteruk.com/huyao/2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