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创富图库论坛 > 胡启荣 >

英勇金山卫_手机搜狐网

归档日期:05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胡启荣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夜凉如水,新月如钩。再过3天就是立冬,深秋的杭州湾北岸,空气中已有了丝丝寒意。海水轻轻拍打着广袤的滩涂,安静得仿佛可以听见渔村百姓均匀的鼾声。

  和往常一样,漴缺渔民于阿狗凌晨四时多就起床了,穿上胶鞋卷起渔网,准备出海捕鱼。走到海滩边,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,眯着眼朝浓雾深处望去,他看见远处海面上泊满了阴森森的兵舰,一眼望不到头。同时,他看到一片人影朝海滩走来,手里拿着枪。于阿狗还在发愣时,一颗子弹“嗖”一声从他耳边飞过,人影越走越近,传来了叽里咕噜的说话声。于阿狗终于反应过来,踉跄着拼命往回跑……“轰!轰!”炮声掩盖了于阿狗微不足道的呼喊,把他震得头皮发麻,瘫坐在地上。两发炮弹落下来,炸起了阵阵沙土,一间离爆炸点不远的渔民宅子被震塌了半边。空中,日军飞机的呼啸声撕破了宁静的夜色。

  1937年11月5日(农历十月初三),侵华日军在金山卫沿海地区登陆。在力量对比极其悬殊的状况下,沿海守军殊死抵抗,奋勇杀敌,终因寡不敌众,前线失守。

  日军登陆后,对城内手无寸铁的百姓大肆屠杀。在这骇人听闻的“十月初三”惨案中,金山卫被杀害1015人,被烧毁民房2000多间。随着金山卫失守,上海南翼门户洞开,入侵日军北进。

  78年了,当年的硝烟早已散去,但日军的暴行无人忘记。金山卫军民英勇抗击的故事,至今仍在传颂。

  位于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,背江临海扼杭州湾咽喉,东北距上海60多公里,西离杭州100多公里,西北抵苏州嘉兴仅半天路程,同时,有穿越苏、皖边境通向芜湖、南京的便利通道,为兵家必争之地。金山卫城建成于明洪武年间,是当时的军事重镇,与威海卫、天津卫、镇海卫齐名。

  1937年的淞沪会战中,日军投入坦克和装甲车260余辆,战舰130余艘,飞机400余架,最高兵力曾达25万余人。中方先后调集各种部队约70余万人,以血肉之躯顽强抵抗,给敌人以沉重打击。

  最初,在八字桥、沪江大学等处,中国军队连连发起攻击,战局一度呈现有利形势。在浏河至吴淞沿江阻击战、刘行、罗店、蕰藻浜、大场地区及苏州河沿岸的激烈战斗中,尽管最终宝山城陷落,但守卫宝山的姚子青营官兵浴血奋战,多处据点被反复争夺,敌我双方均有较大伤亡,日军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。

  在淞沪正面和北翼阵地炮火连天时,日军注意到了淞沪战场上南侧翼战略防御的薄弱。当时,中国军队分散在各自防区与日军交战,杭州湾左岸守备区部署的防守兵力仅有62、63师等少量部队,其余为缺乏良好训练的壮丁队和地方军警。日军也对登陆地点进行了评估,他们认为,金山卫的海滩突出,沙质坚硬,兵力薄弱且没有系统修筑海防工事。如果在金山卫登陆成功,不但在战役上能直接对中国军队的侧背形成严重威胁,而且也能使南京陷入日军的战略迂回之中。

  当年10月初,日军就已蠢蠢欲动,在金山卫地区侦探军情,绘制了极其精确的金山卫海陆地形图和中国军队布防图。

  1937年11月4日深夜,日军登陆部队的舰船悄悄抵达杭州湾外海预定地点,等候登陆命令。

  此时,杭州湾守军大部被调往上海战场。驻守金山的第62师接到调防浦东川沙的命令,由驻海盐、海宁的63师前移至金山卫。当夜,63师主力迟迟未能按时赶到金山,留守金山的只剩62师一个连,驻扎在金山卫西南的海月庵等待友军接防。63师最先赶到的是1个炮兵辎重排,几十号人驻在卫城蛇王堂。这样,数十公里长的海岸线日凌晨,杭州湾海面陡起大雾、潮水大涨。日军柳川平助司令官率军从金山嘴、戚家墩、白沙湾三个方向,分乘155艘运输船,在长约15里的海岸线日深夜,上海市区华界全部沦陷。12月2日,江阴要塞沦陷。

  “金山卫抗战史料馆”内记载,日军第一登陆地为漴缺,以十八师团为主力;第二登陆地为戚家墩,以第六师团为主力;第三登陆地为白沙湾,以十八师团为主力。而此时金山卫的守军实际兵力只有一个营部、两个连和一个炮兵辎重排,及少数地方武装。而且,每个士兵能否扛上一支“汉阳造”都无法保证。当时金山海塘工事简陋,弹药缺乏,沿海10个炮台中竟有6个无炮弹,仅蛇王堂两个炮台能发炮,但发炮几枚后屋顶就被日军兵舰炮火轰毁。这场无异于以卵击石的战役,结果可想而知。但中国守军面对强敌,敢于急起抗击。

  漴缺是漕泾镇沙积村的一个小集镇,集镇上流过一条沙塘河,河对面和当时的奉贤胡桥镇相连。在这金奉交界的地方,62师186旅72团王子隆营的一个排23名战士,打了一场悲壮的阵地保卫战。

  据沙积村老人沈国林和刘伯文回忆,日军登陆后,附近守军立刻奔来,双方很快交火。面对黑压压的日军,排长果断命令23名战士分组迎击,同时向正在往川沙调防路上的62师王子隆营长送特急战报。王子隆接报后,不顾部队已急行军一夜,马上命令300余人的部队停止前进,返回原驻地御敌。

  一个排的守军遭遇日军五六十人先遣部队。近1小时激战,整排战士除两位重伤员躺在濠沟里动弹不得外,其余全部壮烈牺牲。

  王子隆营长率部返回阵地时,正遇第二批登陆部队借助飞机掩护上岸。王子隆左臂中弹,还被炮弹炸伤腹部,被转移往奉贤胡桥,路上因失血过多牺牲。此役日军死亡80多人。

  见登陆漴缺不顺,日军改道从漕泾塔港偷袭登陆。塔港村老人陈宝林记得,当时只有12名盐警守卫塔港。“那天早晨,塔港的盐警听到漴缺的密集枪炮声,他们一面要求村民躲进防空洞,一面就在简易工事内迎敌,因寡不敌众,11人壮烈牺牲,只有一名女警察幸免于难。”

  卫城东南的戚家墩,是日军第二处集中登陆地。进攻戚家墩的主力是日军第6师团,为日军的精锐师团,组建于1888年,时任师团长是谷寿夫,是日后“南京大屠杀”凶犯之一。中国守军在蛇王堂的两个炮台对日军登陆部队猛烈开火,毙敌数十名,但是没多久,日军兵舰轰毁了炮台,守军全部壮烈殉国。

  第三处登陆点为卫城西南的白沙湾,日军以第18师团为主力强行登陆。中国守军全部壮烈牺牲。

  日军登陆海滩后,迅速向金山卫城发起进攻。在逼近裴家弄海月庵时,62师留守的一个连在此奋起阻击,唯一一挺重机枪打到枪筒发热暴裂。最后仅28人突围。刚刚到达金山卫的63师炮兵辎重排,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还击。在连长郭文河的指挥下,辎重排的四门山炮和几十号人,使用零线子母弹(出膛后会散开的炮弹,内含数百粒小铅弹),以每分钟25发的高频率开炮,极力阻挡敌人攻占滩头阵地。而62师另一连队驻守在金丝娘桥,得知敌军登陆,急起抵挡,凭借城墙沉着应战,给予日军一定杀伤,但也终因寡不敌众,天亮之后官兵大部分殉国。

  第三战区右翼军总司令张发奎得知日军从杭州湾登陆的消息后,马上调兵阻挡。但是回防已经太迟。11月5日6时许,大批日军陆续登陆,6时30分,日军完成登陆并集结,随即分兵向纵深进犯。10时左右,金山卫地区全部被占领。

  “十月初三是什么日子?是东洋人侵略中国的日子。每年这一天,我脑子里就会出现当年那些惨景。”说着这些,90岁的胡嘉元老人颤抖地抬起手,指指自己的心脏,“一点都没有忘记,死也不会忘记。”当年,胡嘉元只是一个12岁的少年。

  今年78岁的熊美琪,下嘴唇有一道疤。“十月初三惨案”发生时她才六个月大,一颗子弹擦过她的嘴唇,留下了这道疤痕。“鬼子登陆后,我奶奶抱着我躲在床边,妈妈和姐姐躲在床底下。鬼子路过时,顺手往屋里开了一枪就走了,这枪恰巧打坏了我的嘴唇,血流得一塌糊涂。奶奶看我像死了一样,就含泪把我扔到了杀人塘。”不过,凭着顽强的生命力,熊美琪在死人堆里活了下来,最终被送回了家。

  在一份1997年的口述笔录中,原石化北区退休职工陈福兴回忆了那段经历。当年,他生活在金山卫城南门外一个半盐半渔的小村子,11月4日随父亲到官桥头(今属山阳镇)外婆家去拜祭大舅父,傍晚父亲要回家挑卤水晒盐,他就留在了外婆家。第二天日军登陆,他就随着外婆往北逃难。“我心里牵挂家人啊!一个星期后,大批日本兵北上了,小舅父才允许我回家探望。沿途穿过满地的人畜尸体,进入了卫城,我直接向南门奔去。在散发着焦臭味的废墟前,我呆住了:哪里还有家啊!原来的房子只剩下一面残壁,地上满是被烧焦了的米粒。一个死里逃生的乡亲告诉我,我的曾祖父、祖父、父亲等6口人都被日本鬼子用机枪射死了。我的小叔叔和3岁的妹妹是被他们用刺刀捅死的。”

  在日军登陆后的时间里,类似的故事到处都在发生——漕泾惨案、张堰蒙难、亭林浩劫、扫荡朱泾、空袭枫泾……

  国家存亡时刻,金山各地涌现出了大量自发组成的地方武装。虽然都是小规模,但这些武装力量对日军进行的抗击,表现出金山军民强烈的爱国热情。

  据上海地方志载,日军在向县境纵深进攻时,金山县保安队、义勇壮丁队,警察队及松江保安队的400余人,在张堰、亭林、廊下、松隐、朱泾等地进行抵抗,但终因寡不敌众,全境沦陷。日军一路烧杀到亭林镇。亭林小学教师沈其睿守着学校不走,日军把他拖上公路,强令他背行军锅。沈其睿怒目相对,厉声喝道:“我是中国人,不做亡国奴!”他飞起一脚把行军锅踢翻砸碎。日军举起刺刀对沈连戳两刀,致其死亡。

  一名日兵流窜到朱泾乡斜泾渡,对农民彭云飞的妻子正欲强暴时,彭云飞手执木棍,在日兵背后猛击一棍,日兵猛扑到大河里,企图逃命。众人用木棍、扁担像雨点般打下去,终于使敌人丧命。为了防备敌人报复,大家把敌尸转移隐藏。第二天大队日军来找,一无所获。

  1937年12月,山阳人李新民首举义旗,在张堰各界人士支持下,组织起一支五六十人的抗日救国自卫团,并派人联络在境内活动的地方游击部队,组成约有二百余人的抗日队伍,金山人民的抗日局面发生了根本的变化。游击队在松隐旗杆头伏击日军,击毙日本佐级军官荒木政夫。在金山卫南门日军据点里打杂工的邬四金,暗中与游击队取得联系,在日军床下埋藏定时炸弹,半夜时分,轰隆一声巨响,3名鬼子兵和1名鬼子小队长上了西天。

  1906年生的王八妹是金山卫镇永联村扶王埭人,因家境贫寒,从小随父以贩卖私盐为生,练就了一手好枪法,能双手使枪。日军登陆金山卫,她目睹自己的姐妹、同胞遭鬼子凌辱、残杀,愤然拿起双枪,带了一部分人打游击战,后来组织了一支300人左右的武装队伍,使日军深感头痛,屡次对她和队伍发动清剿。1938年,她率部活捉了日军米三均吉,枪决在新仓镇西首。

  抗战期间,王八妹俘虏、击毙数十名日军,被誉为“杀敌保乡的王八妹”,轰动一时。

  如今,在金山卫城南门建有当年日军登陆的遗址。在这块悲壮的土地上,遇难乡民的名字被刻在纪念墙上。一幅大型紫砂浮雕壁画记载了日寇杀戮的种种罪行,成为日军侵华的历史见证。

  金山卫西门的卫城村,有口赤旱塘,当年日军杀来,很多老百姓惨遭毒手,3天内有50多名当地百姓被杀死在这口旱塘内,从此那里被老百姓称为杀人塘。这样的杀人塘,在金山卫有7处之多。为了不忘历史,上海市政府在1984年3月,把金山卫城日军杀人塘命名为“抗日战争纪念地”。现在,旱塘已消失,一块纪念碑下至今掩埋着遇难人的尸骨。每到清明时节,金山卫的百姓就来烧些锡箔香烛,祭奠被害的亲人。

  为使人们世世代代不忘外来侵略者的罪行,1985年9月,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时,金山县人民政府在日军登陆地之一的金山卫城南门口建造纪念碑亭,供人凭吊。亭内立有花岗岩碑石,碑的正面镌刻“金山卫城南门侵华日军登陆处”。背面碑文由金山县人民政府行文,详细记述日军侵占金山卫的史实。上海市政府将金山卫城南门公布为“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上海遗址纪念地”,是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。

  今年9月3日,金山卫抗战遗址纪念园经半年修缮、扩建后对外开放。这个已四度修缮、建有主副纪念广场、共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抗战遗址纪念园,以史料、实物、雕塑、建筑、音像等综合手法,不仅详细记述了“十月初三惨案”的史实,还多角度呈现了抗日战争和反法西斯战争的史迹。

  如今,在金山民间,仍有人致力于重现、传播金山卫登陆战的历史。八旬老人俞德良这辈子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编撰金山卫民间史志上,在编著《侵华日军金山卫登陆纪实》一书时,为了统计遇害的百姓人数,俞德良走访了金山卫所有的村落,询问了能找到的每个曾亲历这段历史的老人。“那时候的中国,由于贫穷落后,因此受到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、欺负和凌辱。重温金山卫登陆战历史,可以让我们更深刻明白‘落后就要挨打’这一道理,激发我们的爱国主义热情,对来之不易的和平更加珍惜。”俞德良说。

  进入金山卫抗战遗址纪念园,一座金山卫保卫战群雕迎面而立,一盏冒着微微火苗的长明灯下一池清泉潺潺流出,告慰着在金山卫“十月初三惨案”中遇难的爱国将士和同胞们。群雕左边,则是一口警世铜钟。“牢记历史,珍爱和平,必须警钟长鸣。”“十月初三惨案”亲历者黎家余老人说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kempsteruk.com/huqirong/93.html